云南麻将曲靖飞小鸡

英雄呂挺身殞激流,用生命守衛群眾安全——閃耀的“火焰藍”

安吉,西苕溪的水依舊奔涌。

在人們關于它的故事中,將永遠無法沖刷這樣一份悲壯——

2019年8月14日,29歲的安吉縣消防救援中隊中隊長呂挺,在處置鶴鹿溪村西苕溪水域群眾落水事故中,成功營救出一名落水群眾和隊友余書輝,自己卻不幸被河水沖走,英勇犧牲。

沒有留下豪言壯語,只有拼盡全力的執著。這一天,年僅29歲的他,來不及給年邁的父母留下一句話,便匆匆地走了。

呂挺用自己年輕的生命,踐行了消防員“火焰藍”的初心和使命。8月17日,國家應急管理部政治部批準呂挺為烈士。“他倒在了自己最熱愛的崗位上。”比呂挺早一年入伍的安吉縣消防救援中隊排長宋吉痛心地說。

大學畢業后,呂挺來到安吉地質勘察大隊工作。2012年12月,他應征入伍。2014年6月轉干,擔任安吉消防救援中隊排長,后擔任中隊長。

從一名地質勘察隊員到救民水火的消防員,從岸上指揮到縱身一躍,這是呂挺的選擇。

每當想起這段經歷,隊員們的眼圈就要濕潤一次——

短短幾分鐘,生死一瞬,呂挺選擇了奮力一挺,將落水群眾和隊友余書輝推離漩渦。他自己,卻被洶涌的河水吞沒。

安吉民安公益救援隊副隊長余長河當時在沖鋒舟上,與呂挺僅兩米之隔。當他將落水群眾送上岸,再回頭去找正幫助余書輝的呂挺時,卻一把抓到了空空如也的救生衣。“完了!”事發時水流流速約1米/秒,擁有多年救援經驗的余長河知道手中的救生衣意味著什么。他反身焦急望向岸邊,期盼著呂挺仍栓在安全繩上,只聽見岸上群眾喊著:繩子不受力了,繩子不受力了……

鶴鹿溪村村民王秋月親眼目睹了當時的場景:“當呂挺將隊友推出漩渦后,就看到他救生衣上的燈在漩渦里打轉,一會兒就不見了。”

在場數百名群眾無不扼腕嘆息,又期待著奇跡發生。

8月16日9時09分,長達37個小時的搜救工作后,令人悲痛的消息傳來——

呂挺的遺體在事發地點下游1.8公里處被發現,不幸壯烈犧牲。

生死之界,一念之間。呂挺拼力一搏,悲慟一城。

找到呂挺那一刻,往日一起研究救援技能的一幕幕在腦海中不斷閃現,“余哥”“余哥”,這一聲聲親切的呼喚在耳畔響起,余長河流淚了:“不相信這是真的,讓人難以接受。本來計劃著‘利奇馬’臺風過后,一塊探討山岳、水域救援應急處置辦法,這是他第一次爽約。”

找到呂挺那一刻,被救起的隊友余書輝剛從醫院治療完畢歸隊。見到隊長時,他瞬間哭成了淚人:“當時水流很急,我剛下水沒多久就已力竭。隊長游過來一把抱住我說‘余書輝,別怕!有我在!’之后我便昏厥了。”這是呂挺生前最后一句話。

鶴鹿溪村黨總支書記李升陽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刻:“呂挺是真正的英雄!作為岸上指揮員,他完全可以不用冒險下水。但當看到群眾在水中危在旦夕,看到隊友在水中命懸一線,他不顧個人安危毅然下水。這種為人民群眾生命安全赴湯蹈火的大無畏精神,我們所有村民都深深銘記。”

8月16日,市委書記馬曉暉,市委副書記、市長錢三雄分別作出批示。

馬曉暉在批示中指出,呂挺同志為搜救落水群眾不幸英勇犧牲,用寶貴生命生動詮釋了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。錢三雄在批示中說,呂挺同志為營救落水群眾而犧牲,是我們學習的楷模,要把呂挺同志為民精神傳承發揚好。

16日,呂挺遺體被送至安吉縣殯儀館。社會各界人士逾10萬人,自發地從四面八方趕來,吊唁英雄呂挺。鮮花簇擁下,呂挺顯得寧靜而又安詳,就像平日里不善言辭的他。

在隊友眼中,呂挺是平凡的——

“他平時不喜歡說話,不抽煙、不打游戲,最喜歡打籃球,打贏了會像個孩子一樣開心老半天。”在隊友章振勇看來,呂挺就像一位鄰家大哥,守護著中隊每一名隊員。

“如果不是這次瞬間的壯舉,呂挺依舊是平凡的。”安吉消防救援大隊大隊長厲海榮說,他和大家一樣,每天默默無聞守護著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。

呂挺走了,但他的音容笑貌,定格在隊友們的記憶中——

訓練場上,嚴厲地喊著“平時多流汗,戰時少流血”的是他;辦公室里,經常加班加點最晚休息的是他;籃球場上,因勝利與隊友喜悅相擁的是他;附近水田里,與隊友們摸魚捉蝦、嬉戲打鬧的還是他……

回味這些無法忘懷的苛求與笑容,隊友們發現,這背后是如山的堅強。

作為一名消防隊員,呂挺是一名晚班生,24歲入隊,而24歲對許多隊員來說已是“老兵”。

安吉縣地處山區,道路、地貌情況復雜,山岳、水域救援任務繁多,特別是在雷雨天氣、臺風季節,游客落水、驢友失蹤時有發生。

為做好應急救援準備,呂挺熟悉了轄區的每一座青山,每一條河流。太陽曬黑了他堅毅的臉龐,山風吹裂了他年輕的皮膚,但就是這樣枯燥而乏味的工作,他堅持了5年。

“隊長不是鐵人,但他常說,遇到問題,挺一挺,堅持下來,就是勝利。”隊友們說:呂挺的“挺”是訓練場上的咬牙堅持,是實戰中為了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不言放棄……

在隊員心中,呂挺清澈、正直——

一次處置民房火災,余書輝首次握上出水槍,正準備救火時,呂挺一下將他撲倒,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,余書輝剛才所站之處,大量瓦片滑落。“有沒有受傷?”在得到余書輝否定的回答后,呂挺又喊道:“趕緊,繼續救火!”

另一次民房發生火災,隊友鐘泮君正準備上前撲救,呂挺得到消息,屋內有煤氣罐,有爆炸危險,又第一時間將鐘泮君撲倒在地。這時,煤氣罐爆炸,強烈的爆炸沖擊波卷起玻璃渣呼嘯而出,擦傷了呂挺,“鐘泮君,你有沒有事?”

……“每次出任務,隊長總是把我們護在身后,自己沖鋒在前。這次也是。”說著,鐘泮君的眼眶紅了,“平時,他總會問我們,想不想家?想家的話讓班長安排和家里打個電話,或休個假,回去看看父母。”

呂挺對隊友們這么說著,自己卻難得回家,除了每年兩次的探親假外,其它休息時間也寥寥無幾。翻看呂挺的工作檔案,2017年,他曾280多天沒回一次家。他常說:“這里就是我的家,以后我是安吉中隊的主力軍、國家隊,會一輩子扎根在這里。”

大伯伯呂林世看著呂挺長大,平日里每次回家,呂挺都會到他家喊一聲“伯”,“這孩子打小就老實,又很孝順,一年難得回一趟家,就幫他父母干活。今年過年回家,還包餃子給大家吃哩。”

今年年初,呂挺在安吉買了房子,實現了自己想要在安吉成家定居的第一步。“他母親經常勸他:29歲老大不小了,該成家了。他總說自己忙,沒空談朋友。”大伯母朱美芝本來打算等呂挺拿到新房,給他再介紹一位女朋友,早些成家生子……可惜,又落空了。

8月19日的安吉,山巒清晰,河水平滑起伏,天空高過往日。

7時30分,安吉縣殯儀館告別廳內舉行了烈士呂挺的追悼會。干部群眾早早排起長隊,手拿白菊,懷著沉痛的心情向烈士默哀,并鞠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。

10時,呂挺同志的骨灰在安吉人民的護送下踏上回鄉路,靈車從殯儀館出發,繞縣城一圈,所過之處,近十萬干群沿街淚目送行。

安吉消防救援中隊全體隊友集體送呂挺最后一程:“隊長,你老是忙,不回家。走!這次,我們送你回家。”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湖州日報”、“湖州晚報”、和“湖州在線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于網絡,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系:0572-2069513(傳真)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
責任編輯:周昕

相關閱讀
云南麻将曲靖飞小鸡 湖北快3开奖直播今天 网上购彩票官网百度 六合图库管家婆 查双色球投注技巧 三地克星计划 北京快3近5○0期走势图 e球彩总进球走势图 冰球打架的衣服 竞彩足球比分竞彩网 ayawawa 赚钱